首頁 > 好文分享 > 寫寫字《自宅職人》文章 > 努力賺得家庭時光_Tibetan momo café

努力賺得家庭時光_Tibetan momo café

(文_鄭佩馨。圖_林靜怡、鍾順龍)

「因為我們就住在這裡,本來就要煮自己吃的飯,只是再多準備給客人,這樣做可以顧小孩同時有收入,又能跟外界交流。預約客通常是帶著傾聽的心而來,並理解我們會有分身照顧小孩的需求。我們現在賺的是跟小孩一起的時間,家人彼此相處的時間。」by_ 龍珠慈仁

東華大學附近最大社區人稱「伍佰戶」,走進第一條巷子最底其中一戶,是一間需要預約的藏式料理Tibetan momo café。然而踏進客廳,可能會見到主廚龍珠慈仁正在和二兒子亙加玩,可能太太bibi在樓上房間陪三兒子嘉溪,最初搬來花蓮的「一家三」 已從2016年12月進展成「一家五」。還有一個可能不在現場的,是小學生哥哥,拉木東竹。陪小孩,成為龍珠和BiBi移居到花蓮四年多的生活重心。

自己的家

2010年2月龍珠終於能來到台灣台北與太太bibi相聚,隔月第一個孩子東竹出生。二年後受邀至花蓮分享,龍珠被天寬地闊的東部景色吸引,bibi正好有情同姐妹的好友現居花蓮,於是兩人很快地就決定來花蓮找房,半年後移居。起初住在沒門窗、老鼠蜘蛛各種生物出沒的老舊房子,但卻是龍珠來台後一直借住友人家的他們首次有自己的家,在這之前都是借宿友人處,「龍珠覺得我找這種房子很奇怪,雖然什麼都沒有,但是終於找到『自己的地方』那種感覺,很舒服。」bibi笑著說。 此後孩子們陸續出生,因緣際會定居伍佰戶社區。

初來乍到,因龍珠在台身份尚未被承認,只能在家附近的「大王菜舖子」打工換菜務農,bibi接短期影像紀錄案,最忙碌的工作則是各地邀約演講——餐廳牆上掛的各種樂器說明龍珠另一個歌手身份,他用音樂歌聲說故事,談流亡藏民在印度或各地生活處境與在台灣爭取居留權益的過程,「一家三」是爭取藏配在台權益代言人,備受矚目。龍珠說:「有時候帶著孩子奔波到半夜回家,累得很痛苦。但分享很有用,很多人會回饋支持我們、用不同的方式去關注這個議題。」

自己的店

取得居留權可找工作後,好手藝的龍珠受邀當廚師,卻總是苦惱,「在西藏吃飯時,主人家準備的食物都放得滿滿,希望客人盡情吃飽,跟台灣習慣不太一樣。」經此磨練調整,龍珠對於份量拿捏更準確了,朋友建議何不在自己家做預約餐分享家鄉特色食物?於是2015年2月 Tibetan momo café 開張,至今成為很多關心藝文和人權議題者必訪所在。

因兩人各有其它工作,且為了掌握來客數和食材量,選擇每週兩天預約制,事先安排也可減少對於家庭生活節奏的影響。原本預期社區鄰居為主,卻發現多是外地特別來客。龍珠在廚房忙碌,BiBi和小孩在客廳接待,能工作同時兼顧小孩,是他們做此決定的關鍵。

初期來客數不穩、不暗計算利潤讓龍珠感到焦慮,後來有實務經驗的友人指導,才稍有掌控成本的概念,得以維持「家人也吃」的心態買最好的食材。龍珠笑說:「去外面受僱可能還比較輕鬆、比較高薪,但現階段而言,在家工作還是最好的生活方式,處理小孩日常所需很容易,難在維持品質,只有一人在家帶那麼多小孩的生活品質會不好。」

有歌聲祝福的食物

要求完美的個性也會呈現在菜單安排和烹調過程,例如煮一鍋好喝的藏式奶茶,「必得邊煮邊念藥師佛咒,祈願讓人喝了身體健康。」處理食物的步調不能亂,曾因配合客人需求調整材料,雖被大為讚賞,但他卻自認做不足原味的好;或趕時間使得料理步驟不完整而沮喪。直到BiBi提醒他,「達賴喇嘛說要有慈悲心,不管是唱歌微笑說話,只要讓人開心,就是一種慈悲心的展現。即使你認為不夠好,但客人當時覺得很滿足,這就是慈悲心了。」這才讓努力的龍珠略微釋懷——賓主盡歡,是龍珠BiBi溫柔的慈悲。

家裡最多一次接過二十一個人的餐,是目前空間和力氣的極限。「這樣聽下來,會不會覺得我們這家店很不像店?」bibi自已也覺得好笑。她認為孩子幼小時期較需要家長陪伴,所以要先把時間用在他們身上,等到長大些,家長仍有更多自由去找理想正職,那時候再賺錢也無所謂。

為了紀念兩人相遇的時光,Tibetan momo cafe’店名源自印度達蘭薩拉的小餐館,不賣咖啡只煮奶茶,是吃藏式料理餵飽身心的地方。這個有店的家,不刻意強調藏族佈置、裝扮,若想知道藏人在台灣的故事,就到餐桌前和大小主人們一起暢談,日常生活才是文化所在。


Tibetan momo café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tibetanmomocafe/

2015年2月開業(預約家庭餐)

地址:壽豐鄉志學村志學新邨112-1號

電話:0978-570-211


寫寫字採編學堂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happywriter2015/

每年底10-12月開課,教授10個在地年輕人學習採訪編輯,然後以出版、展演活動等方式,關注一個在地議題。去年是「海那邊的193」,今年則是「自宅職人」。